啊哈太长了慢一点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视频

        裴宴到青城山后,  化妆师替他做好妆发。说是妆发,其实也就是把头发梳起来,化妆师原本准备了发冠道具,  想替换掉裴宴的发冠,谁知拿出来一看,人裴宴的发冠光泽质感一看就是高级货,  很有佳士得拍卖册上名品的感觉。

 

        反观她在淘宝定制的手工发冠,虽然质感很好,用于拍摄绰绰有余,  可这就跟手编包对上爱马仕,  好看是好看,  但气势到底是弱了。

        化妆师默默把自己的发冠收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替他梳好头发,轻轻扫了层薄粉,发现裴宴这皮肤根本不需要多装饰,  又给他打了高光和口红,就算过关了。

        化妆师盯着镜子里的男人,  深吸一口气。

        这样的美貌极具冲击性,  妆发服装不论多精美,穿在这人身上也会瞬间沦为陪衬,  更何况是那些远远不如他的练习生呢?

        有一瞬间,化妆师甚至觉得这一届的练习生都有些可怜,从前数一数二的那些,如今便都成了裴宴的背景板。

        裴宴造型早就做好了,可导演不知道在忙什么,一直没通知拍摄,  他坐在保姆车里,拿起辜鸿铭翻译的《大学》看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他熟背四书五经,  又在学习英文,就让骆田田从图书馆借了四书来,虽然有很多读不懂的地方,但这位老先生的译本着实精剪有美感。

        比前几天骆田田给他的《新华字典》《黄皮书》更耐看。

        窦白拉开车门进来,总觉得看书时的少年周身镀了层光,神圣不可侵犯。

        “早知道让你多睡会了,导演还没准备好,我们还得等!”

        裴宴从书里抬起头,“等什么?”

        “等风!等天!”窦白瞥了眼裴宴的造型,跟以往没太大区别,好在凉茶是传统饮料,跟裴宴的造型很搭,倒省得理发了。

        他走过来,一副商量的语气:“什么时候你跟其他人说一声,我带你们去剃头?”

        按理说他一个公司老总兼经纪人,不应该这么低声下气。

        但有什么办法?裴宴就是有让你看他脸色办事的气场。再说现在裴宴红了,他这个小庙连席景澄都容不下,能不能容下这尊大佛还是个问题。

        裴宴继续看书,置若罔闻。

        他们锦衣卫每天与阎王爷打交道,忌讳多,比如“剃头”两字,他们是绝对不会说的。

        对别人来说,可能只是剃个发,可对他们来说,头却可能真的会被剃掉。

        其实节目组已经好几次暗示他们理发,都被他无视了。

        短发并不难看,但短发与长发是截然不同的气质,他骨子里是个讲究人,觉得短发少了几分矜贵。

        且他日若有机会再回大梁,他爹看到他短发,是要揍的。




 

        他看累了便四下走走,走到前面矮坡,看到两个男人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,坐在石头上。

        穿蓝色翼装飞行服的蒋成扒下飞行服,他个子中等,肤色有点深,眉尾上挑,看着有几分野性。

        高个的孙威见裴宴走远,回头跟蒋成说:“这就是那个选秀出道的小明星?”

        蒋成嗤笑一声:“现在的女孩不知道什么眼光,都喜欢这种没一点肌肉的白斩鸡。不是我说,这些爱豆除了脸还有哪里能看?小白脸一个!”

        孙威摇摇头,他身边也有几个朋友粉这种爱豆,他真心看不上这种。要演技没演技,要样貌没样貌,娘们兮兮的,是爷们就搞极限运动!

        孙威呵呵一笑:“看着没二两胆,估计踩个虫子都能把他给吓死!可笑的是,我们竟然要给这种人做替身。”

        “能怎么办?艺人露一张脸就有无数粉丝为他买单,粉丝哪管他是不是用替身,哪管他是不是真的去做了?叫这种人来拍极限运动广告,简直侮辱了极限运动!”蒋成抱怨。

        蒋成是圈内有名的富二代。众所周知,比起其他极限运动,翼装飞行最为烧钱,入门需要买伞服、降落伞、头盔、报警器、高度表、gps等,这些设备至少要几十万,专业级别的都要上百万。

        除此外,前期训练投入也动辄几十万。

        如果说钱是拦路虎,那这项运动的危险性更是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       翼装飞行很难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蒋成虽然是个小富二代,但他家里觉得这运动过于危险,断了他的经济来源。他只能通过协助拍摄影视作品,来赚点钱。

        在他们圈子里,没别的,就是实力说话!

        他不是对裴宴有意见,只是常年受绯闻小道消息的影响,自动把裴宴打入“只拿钱不干活”那一列。

        不远处的裴宴勾了勾唇,想不到有朝一日,他堂堂锦衣卫指挥使,也有被人质疑的一天。

        .

        广告因为风向的问题停摆在这,导演也很着急上火。如果是室内摄影棚拍摄就算了,这种室外拍摄受天气影响大,根本不可控。

        这么多工作人员、医疗人员、设备等着,拖延一天都是不小的费用。

        导演暴躁地用报纸挡太阳,看到裴宴走近,他眼神一滞,眼中闪过明显的惊艳。

        已经多少年没见到这种级别的长相了?这算是娱乐圈男艺人的天花板了。不过这种爱豆金贵着呢,平常被粉丝捧惯了,娇气得很。磕着碰着都不行,风刮雨淋都不行,得小心伺候!

        导演笑了笑:“你回去休息,这边好了就叫你。”

        裴宴蹙眉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       导演和摄像相视一笑:“你什么都不用做,去车里坐着就行。等蒋成翼装飞行从那山头飞下来,你在镜头前露露脸就行,简单的很!”

        导演话说一半忽然顿住了。裴宴就这么轻飘飘盯着他,什么话都没说,却好像隔空打了他一拳。

        导演不免讪讪的闭了嘴。

        裴宴见拍摄不成,便回车里看视频。网上有一些翻译来的国外翼装大神视频,裴宴大概能看得懂,其实他对翼装飞行其实并不陌生。

        锦衣卫惯会制造刑具和杀人工具,卫所来了新的刑具来了都要他亲自过目,等他首肯才会投入使用。

        后来他手下一个匠人研究出了人形风筝,人可驾驶风筝从山上跃下,到达自己预设的地点。

        下头的人试验后就交给他来试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  A+
发布日期:2021-10-11 10:38:02  所属分类: 书评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