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一念桃花源: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灵魂对话》读后感心得体会(3)篇

一念桃花源: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灵魂对话
作者:比尔·波特
《一念桃花源: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灵魂对话》读后感心得体会 第(1)篇

 

读了比尔·波特的《空谷幽兰》后,忍不住读了所有能找到的他的游记——《禅的行囊》、《黄河之旅》、《彩云之南》、《丝绸之路》、《寻人不遇》,(但放进书架的《六祖坛经解读》和《心经解读》则一直没开始读,以为功力未逮或缘分未到),跟着这位外国老头走了大半个中国——在书中。

这本书是今年刚出版的,成行于2017年,洽好苏东坡和陶渊明是我一直喜爱而崇拜的两位诗人,于是又跟着比尔的步伐旅行了一趟。

“志合者,不以山海为远”,自也不以今古为距。苏东坡在庐山东林寺与陶渊明结缘,从扬州开始和陶诗,在惠州决定“尽和陶诗”,在海南岛完成所有和陶诗,这远隔七百年的一唱一和,把两位相同的似出尘又不离生活、随遇而安、旷达超脱的诗人紧密联系在一起,确实让人相信东坡的那句“只渊明,是前生”。

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主动回归田园;苏东坡长期谪迁流放,虽可算被动走向田园,但对儒释道三教的兼收并蓄,使得他入田园而得其趣,豁达超然,自得其乐。一路走来,其心正如“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”,看淡世间纷争,真正做到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

比尔行程中,沿习了《寻人不遇》中以酒拜祭诗人的做法,充分体现了这位外国老头对中国古代诗人的热爱,但本书也有一些与以前旅行中不一样的地方,一路有人迎来送往,随处有粉丝接待安排,自然旅途安逸,不再是一身“禅的行囊”的背包客,少了一些趣味,倒是此书的遗憾之处。

 

《一念桃花源: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灵魂对话》读后感心得体会 第(2)篇

苏轼(1037年1月8日—1101年8月24日),字子瞻,又字和仲,号铁冠道人、东坡居士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[1][2][3]。汉族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河北栾城,北宋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[4]。嘉祐二年(1057年),苏轼进士及第。宋神宗时曾在凤翔、杭州、密州、徐州、湖州等地任职。元丰三年(1080年),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。宋哲宗即位后,曾任翰林学士、侍读学士、礼部尚书等职,并出知杭州、颍州、扬州、定州等地,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、儋州。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,途中于常州病逝。宋高宗时追赠太师,谥号“文忠”[4]。苏轼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。其文纵横恣肆;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其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称“苏辛”[4];其散文著述宏富,豪放自如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苏轼亦善书,为“宋四家”之一;工于画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有《东坡七集》、《东坡易传》、《东坡乐府》等传世。

《一念桃花源: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灵魂对话》读后感心得体会 第(3)篇

 

在这快节奏的生活中,常常我们会丢掉自己,虽然书中有些地方并没有多么深刻的探究,但在阅读中也能让心平静,慢下来与自己对话,作为一个外国苏粉,作者绝对合格,很佩服作者,期待下一本新书[呲牙]。很喜欢译者最后的总结:在追求事业卓越的同时,以好奇之心探寻日常生活中的美,读书、写作、灵修,或学件乐器、练习绘画,可以营造心里的桃花源。天有晴雨、人有顺逆。比尔在本书里描述的苏东坡能落能起、随遇而安的洒脱处世态度,则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效法的。修心养性有益于己,也感染他人
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